• 首页
  • 资讯
  • 科技
  • 健康
  • 体育
  • 时尚
  • 汽车
  • 房产
  • 财经
  • 新闻
  • 教育
  • 有一种灿烂生长是听不见也看不到 纪录电影《梧桐树》首映六一


    来源:湖北热线

    看不到,听不到,世界还存在吗?

    当14岁的盲女王怡文在教室里唱起意大利咏叹调“Caro Mio Ben”(《我亲爱的》)时,那歌声瞬间让人心柔软,让世界复归平静。

    他们和普通孩子一样,怀着梦想走向生活。世界以痛相吻,他们却报之以歌。他们的生命流淌深情,我们原以为会施以同情,没预料到他们的爱治愈了我们的伤痛。

    clip_image002.jpg

    这首苏青导演为王怡文专门录制的独唱——意大利经典咏叹调《我亲爱的》(CARO MIO BEN)唱出了电影内外、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也是电影《梧桐树》创作团队内心的感动。 

    这部由汇恒盛视影视出品的,聚焦这群特殊孩子的诚意之作《梧桐树》6月1日正式点映。影片自2011年开拍至今,经历磨难却初心不改。

    clip_image003.jpg

    导演: 苏青/米娜

    出品:庆阳汇恒盛视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出品人:黄利银

    制片人:郭晓东

    类型: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片长: 118分钟

    《梧桐树》刚刚在北京国际电影节“真实至上”展映,是这一单元15部优秀纪录片中唯一的中国影片。在这之前,影片先后获得韩国釜山电影节AND纪录片基金支持,CNEX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亚洲纪录片提案推荐”奖,提名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一种立场”,并在日本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获得热烈好评。

    《梧桐树》被FIRST评委称为是“天真版的《囚》”。

    同样是凝视障碍人群,苏青与米娜避开了猎奇的捕捉,也未落入消费弱势族群的窠臼。影片以强烈的镜头语言,平静中放大感官,唤起存在于我们心中,却已被忽视已久的温暖情感。

    clip_image006.jpg

    影片用6年时间记录了河南郑州一所特殊教育学校中的盲聋青少儿的成长历程。导演苏青和米娜用镜头观察并陪伴这里的孩子成长。长情“陪伴”的,还有镜头里常常出现的梧桐树,这些自建校起种下的小树在50年风雨中茁壮成长,成为影片中的角色和另一视角。

    clip_image008.jpg

    导演苏青的创作之路深受大哥苏梦伦的影响,大哥三岁时高烧不退,在医院打了链霉素,后来听力逐渐丧失,成为聋人。苏青五六岁时,大哥经常带他去聋哑学校(旧称)玩耍,看大哥打手语,见识大哥结交的聋人朋友。大哥的江湖既是有趣的世界又是孤独的世界。而苏青也是家里唯一可以与大哥正常沟通的人。

    clip_image010.jpg

    年幼的聋人由于失聪,语言发展受阻,常被当作“聋哑人”,但实际上聋人并不哑。大哥虽然听不见,但他在家里什么都做,他不仅要做家务,还要照顾弟弟妹妹。苏青觉得哥哥与众不同,“他不靠语言(口语),靠行动,靠感应,我们说半天不如他看你一眼。”

    2002年,苏青和米娜借了朋友一台DV,自此他们一直在拍摄,从没有停止。

    clip_image012.jpg

    片中的聋人孩子李聪会心疼被钉子扎过的树,会发现小乌龟也爱“臭美”;而有视听双重障碍的曹寒子,则记录了她从12岁到17岁的整个青春,听不清也看不清的她依旧倔强固执地提出对世界的无数疑问。

    clip_image014.jpg

    著名的美国女作家海伦·凯勒自小失去视力听力,她的著作《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打动了无数眼睛、耳朵与心灵。一切皆因为她遇到了启蒙老师沙立文女士,一位坚强的家庭教师,将她从混沌中拯救,她们共同创造了世间奇迹。

    曹寒子有幸遇到了她的“沙立文老师”,美术老师王琴。

    王琴老师有着坚毅的决心,但寒子也不是温驯的姑娘,她不示弱的个性也使得每一个进步都是意志与爱的较量……

    clip_image016.jpg

    还有成为了豫剧小明星的张丹彤,梦想当央视主播的吴梦飞,依旧天真烂漫的模样却藏着一颗成熟强大的内心。

    clip_image018.jpg

    影片里的音乐是打破现实禁锢的一道光亮与声响,为影片奠定了基调。天才少女王怡文天籁般的演唱与演奏,传达出信念和精神力量。“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叶生叶落,四季轮回,时间流逝。在影片中,我们有机会一起倾听这群盲聋儿童内心的歌声,看见《梧桐树》昂扬生长。